• 2020.9.14诗意栖居
  • 作者:夏小雅 卢蕊 编辑: 广播台发布日期:2020-09-14浏览次数:

远方,无恙

我曾随李白的脚步,探寻过唐时的繁华。那一城的烟柳,如梦似幻,如画似锦,诗仙太白为历史的画卷绣上了七分秀丽,还有三分酿成了月光。给月下的每一个拜读者,添上了一抹绝色。有他所在的远方,无恙。提步来到宋朝,自此,我停驻。为那一个自烟火而生,后从容归去的居士停留。他就是苏轼,东坡居士。他教会我,远方,无恙。

最是轻狂少年时

父亲苏洵为他起名为“轼”,意为车前的扶手,取其默默无闻却扶危救困,不可或缺之意。这样的名字,成就了这样的少年“且将新火试新茶,诗酒趁年华”。

那时的少年,似深林月下新鹿,怀揣着梦想与最初的善意,来到这个斑驳的世界,光与热将黑暗退去

“潇潇暮雨子规啼,休将白发唱黄鸡"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之过隙,忽然而已。城市,车水马龙。世界,浮躁不安。

今天的少年啊,私以为青春和时间都被冻结了无限挥霍。来年草木青,白发不可悔。惜取今朝时,扬帆起远航。玻璃晴朗,橘子辉煌。我们都应该有梦和远方,去海边看落日亲吻鲸鱼,去森林探寻精灵与麋鹿,去异国他乡,体验不一样的异域风情。我们和少年的苏轼同在路上。开始我们的远方。

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遍长安花”时的苏轼,名动京城,一股别样的词风,得到了欧阳修,梅尧成的赞赏。他的作品,家喻户晓。才华横溢,风流肆意“听犬吠鸡鸣,始知自己,身在尘寰”。

我们自银河中孤单坠落,寻不到群星的归途,只能在这颗蓝色星球上,拼命散发我们的光芒。我们不甘于平凡。生命之宽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,它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最好的证明。时代更迭,潮起潮落,总要留点什么,才不枉在人世间走一遭我们和苏轼都有一个不平凡的梦。我们都在追逐,远方,无恙

昏黄的午后,阳光夹着几分栀子花香,落在书桌上,懒懒的猫叫,逗弄一阵少年轻快的脚步声。

落尽繁华皆不是

“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时见幽人独往来,飘渺孤鸿影。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

岁月何时饶过谁,此时的东坡陷于人生低谷。他与王安石的变法,政见不合,他自求外任。先后到过杭州,密州。几经波折,只得落得一个被贬远放的结果。

繁华落尽,世间一切竟充满辛酸与无奈。“心似已灰之木,身如不系之身。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"孤独像凛冽寒风肆虐枝头的最后一片枯叶,固执而不愿随风逐流,沾染秽土。

打破命运的枷锁,任风吹雨打。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”。杭州的风是苦涩的,密州的酒是浑浊的,人生的苦,最是难熬。亲人不在,爱人两隔。从前的那些风流啊,都去了哪?“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”。愿寄予一支梅花,让这丝丝缕缕的淡雅抚平他失意的眉头

“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”。那些无人问津的黑夜,有多少人或迷失或沉醉或疯癫,疲累的心,无处安放,只能以酒浇愁

“欲买桂花同酿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世事无常,就像当年那个“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”的娇俏女子也有了“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”这样厚重的情绪。烟花落尽时,光与暗的明灭,谁又能淡然处之。或许有人会不屑,但未经他人之苦痛,难评他人之功过。东坡或许经历了历史上大多文人的苦痛,但个中感受,谁能千篇一律?

“世事一场大梦,人生几度秋凉”。当绯靡的夜,缠绕失意的人,无边的黑暗让温暖都显得无比苍白。心灵,无处安放时,相信,你失眠,世界陪你醒着。

平生烟雨淡浮华

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。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。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。

中华上下五千年,纵观古今,于泥沼中挣扎的人们有多少。每个人都在寻觅远方,可谁又在生命的终端寻到了远方。他,不一样。东坡,不一样。于逆境中改变自己的处世态度,觅得一席天地,向阳而生。

“把酒祝东风,且共从容”。后来懂得了汪曾祺先生的这样一句话,“一定要爱着点什么,恰似草木对光阴的钟情”。我们需要懂得生活,热爱生活。哪怕柴米油盐酱醋茶,晨时的一碗白粥,黄昏时的一双人,看炊烟袅袅,享受岁月对认真生活的每一个人的馈赠。改变一种态度,世界将会以另一个角度完美呈现在我们的面前

后来的东坡,心愿小小,“几时归去,作个闲人。对一张琴,一壶酒,一溪云”。不知为何,听到东坡这样的言语,莫名想起“最喜小儿无赖,溪头卧剥莲蓬”,十分童趣和安乐的一副画面,那定是极美的

我想,东坡大抵是善良的吧。以一种知世故而不世故的姿态处世。我也在想,什么又是善良?有人告诉我,那些在时光中颠沛,行遍春秋万山。还依旧能素衣披身,笑对百态,将蝼蚁之命放在心头。他们顶天立地,一身风骨,却不再有流于表面的浮华。正如那句古诗,“已识乾坤大,犹怜草木青”。后来的东坡,大抵如此。

海蓝时见鲸,树深时见鹿。“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,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;自其不变者而观之,则物与我皆无尽也,而又何羡乎?”月亮高挂天空,云层并不十分明朗,滚滚流水的深色配 暗调的天空,月亮是唯一的亮色,这副江水天月图,入了眼底,进了心房,看到即是得到,东坡的心中,已然拥有,不必掠夺。东坡看待事物的方式,足以值得今天的所有人借鉴

雨后江岸天破晓,老舟新客知多少。远山衔竹林芳草,春风佛绿了芭蕉。悠扬的腔调,随着那个对风饮酒的浪漫诗人,渐行渐远。远方,定无恙的

之于苏轼,以我之文笔并不能书其十之一二。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”。只愿做个小小,分担他的哀愁,陪伴他的喜乐。于暮时停泊,听一曲晚风悠扬;于熹光扬帆,奏一段繁花似锦。撑一支竹蒿,渐行渐远,远方,无恙……

(审稿:高偲偲)
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常青花园学府南路68号 邮编:430023 联系电话:027-83922889 027-83955679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